让老人在离退处感受家的关怀
发布时间: 2017-12-28 浏览次数: 420


126日早晨748分,气温零下2摄氏度,一位看起来六十出头的阿姨急匆匆地从离退休职工管理处的大电梯里出来,径直走进二楼拐角那间传出豫剧唱调的活动室。

这位阿姨姓陈,是退休十来年的老教师,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她在赶着上老年大学每天早上八点的豫剧课。自从这个能容得下21个人的大电梯装上后,离退处二、三、四楼越来越“吵闹”了。

离退处的电梯是2014年安上的,作为全学校唯一一个四层楼却有电梯的地方,这个电梯不但是全校最宽敞的,而且四周还装上了一圈扶手给腿脚不方便的老人扶着,每到一层都有语音播报,电梯的按钮也贴心地往下移了。

装了电梯之后,老人们上楼不费劲了,三楼四楼的活动室也被充分利用了起来,“老人们愿意来了,来的多了,人数跟之前相比多了不止一倍。”离退处离休科长樊丽霞说。不但有了大电梯,离退处现在还有了棋牌室、舞蹈室、兵兵球室等多个“装备精良”的活动室,活动室里多媒体显示屏、用来矫正舞姿的落地镜等设备一应俱全。

自从2011年,活动室清理干净、各种设备购置安装齐全,老年大学的学员们就有了更多的锻炼机会。冬天来了,太极班的学员们就能把阵地从校训石广场挪到活动室,三楼活动室黑板上密密麻麻写的六七十个歌名,全都是河南师范大学老年太极队队员们要练的。

一位老人边练边介绍到:“俺们不仅打太极拳,舞剑、舞扇、舞太极环啥都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天天都练。”训练有素的太极队员们经常出去比赛,从2000年就开始带领太极班的原化学系退休老老教授刘兴旺骄傲地说,“每次比赛处里还给我们提供装备,大家伙练得也很好,拿了好多第一名回来。”离退处的楼前有一个小亭子,经常会有几个老人坐那里喝茶、唠嗑、下象棋,八十多岁的老人们还给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小亭子取了个名字,就叫“80后话吧”。但在去年,这里可还是一个脏乱的破花池。破花池让老人们很不满意,而且上了年纪的老人也不太方便上楼去活动室。结合这两个情况离退处研究决定改造脏乱差的花池,学校后勤处、财务处等相关职能部门都很支持离退处的工作,于去年建成“80后话吧”,从此80岁以上的老人,不愿意或不便上楼的老同志有了自己活动的地方。

离退处从1984年建处至今,已经走过了33个年头,在800多号人老人的庞大家庭里,有一群特殊群体:75岁以上、子女不在身边的“空巢老人”,这些老人身边没人照顾,安全和日常起居都成问题。基于这种情况,离退处处长王淑婷说为使这部分人得到关爱,离退处建立起邻居、同事、原单位、所在支部、离退处“五位一体”的帮扶体系。

帮扶小组的组员们经常都会给老人们打电话询问老人身体和精神状况,对重点需要关心的老人还经常提着柴米油盐到家里去看望。“每个人都有对口负责的老人。根据老人家庭情况变化,离退处随时掌握情况,更好地给他们关心。”处长王淑婷说,“这部分老人情况比较特殊,我们就要给他们特殊关怀。生活上有啥问题我们都尽量解决。”离退处的帮扶体系不但有理有力,关键是能让每个老人都感受到了学离退处大家庭的温暖。这种做法不但得到了老人们的认可,也成了外校争相学习的典范。

离退处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是完完全全坐在办公室里完成工作的,他们或是走在看望老人的路上,或是在老人们排练完后打扫屋子,或是给突然到来的老人解决问题,这些就是他们的日常,“虽然每天都很忙,但我们宗旨还是让老人们满意,老人们说好才算好嘛,看见老人们脸上都挂着笑,比啥都高兴!”樊莉霞说。

离退处里80多岁的老同志,是我校五十年代建校时的奠基人。处长王淑婷说:“老同志们用青春陪伴师大走过刚建校时的艰辛,他们见证了师大发展历程。吃水不忘挖井人,他们现在退休了,我们就得多创造好的条件,让他们高高兴兴的!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老同志把这儿当成家,来这儿就是回到了家。”

(大学生记者 桑烨含 李家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