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政楼前的银杏叶黄了,这座饱经风霜的老楼显得更加沧桑

冀元